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资料 > 阅读理解 >

《人类社会的完美典范》阅读答案

来源:同步教育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3-24 15:48
人类社会的完美典范
(美)亨利·亚当斯
英美之间的外交形式主要是非外交性质的,而且这种外交形式产生了一种异常古怪的效果,其在传授一种在伦敦以外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毫无用处甚至恶意破坏的外交惯例,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地方像伦敦一样可以让人如此不专业地去担当一种角色。这位年轻人再也不知道自己承担的是什么角色了,早晨是秘书,下午是儿子,晚上是一位在城里闲逛的年轻人,他唯一没有担当的角色是外交官,除非他需要一张名片去参加重大活动。他的外交教育终结了。但是他不可避免地进入了社交圈,而且,不管做什么,他的下一次教育一定是有关英国社交生活的教育。
亨利·亚当斯没有能够获得任何一种有用的教育,但至少他应该获取了一些社交经验。奇怪的是,他在社交上也很失败。从欧洲人或从英国人的角度看,他毫无社交经验可言,事实上,他也从未获得什么社交经验。英国宫廷中包括女王在内都毫无风格可言,人们可能会因为衣服上面的珠宝饰物而眼花缭乱,但那些都是传家宝,如果有哪位女士穿着合适,他要么是外国人,要么是个“随意的人”。时尚到了伦敦就不时尚了。
由于其他的一些原因,年轻的亨利·亚当斯从来都没有得到这种现今仍然存在的社交风格的完整训练。最开始的几个季节中他觉得很尴尬,这摧毁了他的社交生活。由于缺乏社交经验,他没有请人把自己介绍给那些统治社交圈的女士;由于缺少朋友,他无法知道这些女士都是谁;如果自告奋勇,他极有可能遭白眼。然而这样感性早已被英国人抛弃,年轻的亚当斯是儿子,同时也是一位私人秘书,他不能像英国人一样脸皮厚。当然,也不是他一个人如此,每一位年轻的外交官,和多数年长的外交官一样,都会在英国人的家里感到尴尬,因为他们清楚自己在那里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有时就会有人这样告知你。究竟该融入还是该摆脱社交圈,这个问题让年轻的亚当斯觉得非常困扰,在经过三四年的痛苦揣度之后,这个问题竟自行解决了。社交圈没有团结可言,人们如同蛆虫一样在奶酪里游荡。他当然去过一些大型的聚会,也出席过一些重大的活动,就跟任何一个拿到入场券的人一样,但是,即使在这些活动中,能够让他保持兴趣,或者有助于他的教育的社交也是屈指可数。在七年的时间里,他只记得有两次社交活动似乎于他有意义,但却不知道其意义到底是什么。那两次聚会都不是正式的,关注的焦点也不都是和英国相关的,两次聚会对这位哲人来说简直是个耻辱,对于那些深谙世事的人也没有什么启发性。
其中一次聚会是在“德温夏尔之家”,那是一次并未经过精心准备的普通晚宴,当然接到宴请的每个人都出席了。那天晚上,房子里挤满了亨利·亚当斯常见的那些人。这位私人秘书站在人群中,不一会儿,第二帝国著名的美人德·卡斯汀罗林小姐进来了。亚当斯从来都不意识到她有多漂亮,或者说,属于美的那种类型,可在场的人立刻形成了一条通道,大家列队盯着他看,后排的人站在椅子上,越过前面的人的头看过去,这群人可都是属于世界上最有修养的贵族啊!于是,那位女士从这群乌合之众中走过,受宠若惊,立即“逃离”了那所房子。情况就是这样!
亨利·亚当斯早已厌倦了作为旁观者审视社交圈,开始讨厌看到有人穿宫廷装,听到有人宣布举办宫廷舞会就会唉声叹气,也害怕正式的晚会邀请。他认为参加盛大的社交晚会还不及花上十先令去歌剧院听帕蒂演唱庸俗的曲调,因为后者能给他更大的快乐和教育意义。他认为人类社会完美典范所要求的就是:一个人进入会客厅,虽然在那里自己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也应站在炉前的地毯上,背对着炉火,带着可以预期的慈爱神情,没有任何新奇感,就跟他参加音乐晚会一样,和善地为表演者鼓掌,忽视表演者的不足。
也就在这期间,他遇到了他的朋友米尔恩·加斯科尔,这次相遇影响了他的一生。加斯科尔是约克郡人。约克郡和英国的其他任何一个郡比起来,更多地保留了一种脱离伦敦的社会独立性。约克郡人不大喜欢伦敦,而且对此毫不掩饰。在某种程度上,约克郡人也许愿意这样描述:约克郡不是英国的,或者说,约克郡就是整个英格兰,对此他们心照不宣,这一定是年轻的亚当斯被约克郡而不是别处深深吸引的原因。只有蒙克顿·米尔恩不嫌麻烦地吸引了他,也许米尔恩是唯一一位让亨利·亚当斯当时有机会在其面前可以不强迫自己入乡随俗的人。无论在剑桥牛津还是亨波河以南的任何一个地区,没有哪个大型聚会愿意把一个年轻的美国人当作朋友来邀请。米尔恩·加斯科尔家境殷实,跟许多政治领袖联系紧密。他拒绝公职,而不是费尽心力怕失去权力;他是个求知若渴的读者,也是一位令人钦佩的评论家,他熟知四十年的议会传统;他健谈,也善于倾听;他喜欢诙谐幽默和奇闻异事:对这个美国人来说,他是一位与众不同而且让人万分着迷的人物。


------分隔线----------------------------